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娱乐头条

韩娱圈到底怎么了?央视揭韩国娱乐圈“自杀魔咒”

2019

/ 12/09
来源:

北晚新视觉网

作者:

北晚新视觉网

手机查看

  12月初,韩国娱乐圈又一次传出噩耗,27岁韩国男艺人车仁河,被发现在家中身亡。这已是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第三位突然去世的韩国年青艺人,前两位都是女性,都是自杀。

  悲剧频频发生,让人不禁感叹,韩娱圈到底怎么了?

  有人甚至说,韩国娱乐圈像是被上陷入了一种“自杀魔咒”。

  12月3日,韩国演员车仁河被发现在家中身亡。

  车仁河,今年27岁,2017年7月出道,当时他是演员组合Surprise U成员之一,之后出演过多部网剧和热播电视剧。

  车仁河平时给人的印象是个乐观的大男孩。去世前一天,他还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发帖,敦促粉丝在寒冷的冬天要照顾好自己。

  这让影迷们对车仁河的死感到十分困惑。

  韩国民众:正因为他跟我年龄一样,让我更难过。我想他们可能正经历着痛苦,尽管他们的生活看起来很美好。

  目前,警方正在调查车仁河的死亡原因。

  短短50天,这已是韩国娱乐圈第三次传出年轻艺人的死讯。

  10月14日,韩国著名娱乐公司SM旗下艺人崔雪莉被发现在家中身亡,年仅25岁。目前警方推测其死因为自杀。

  经纪人表示,雪莉生前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崔雪莉去世后,她的好友、同为偶像艺人的具荷拉在社交媒体上开直播,痛哭悼念。

  韩国艺人 具荷拉:雪莉啊,姐姐在日本。不能去送你,对不起。你到了那边,希望一切都能如你所愿。姐姐会替你一起努力活下去。

  但是,具荷拉最终却“食言”了。

  11月24日,雪莉去世后一个月零十天,28岁的具荷拉被发现在家中身亡。

  和雪莉一样,17岁时就以女子组合出道的具荷拉,在韩国知名度很高。她唱歌、出演电视剧、参加综艺节目,但也因承受着各种压力,患上了抑郁症。

  人们猜测,崔雪莉的死或许正是压垮具荷拉的最后一根稻草。

  青春靓丽、前程似锦的年轻艺人接连死亡,让人不得不重新审视韩国娱乐圈。

 

 

  据彭博社的一份报道,2017年,影响全球的韩流产业市值就已达47亿美元。擅长“造星”被认为是韩国娱乐业的成功之道。但从默默无闻的路人到炙手可热的偶像,这些被批量制造的明星,究竟经历了什么?

  一、奴隶合同:培训期间都不算,出道起步签7年

  经纪公司从艺人的才华和努力中获利的现象绝不仅仅是发生在韩国,但在韩国,对有抱负的明星艺人的剥削显得最为赤裸裸。

  2017年,韩国组合JJCC前成员麦亨利退出组合后,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上简单介绍了他眼中的韩娱圈。

  韩国组合JJCC前成员 麦亨利:奴隶合同的约期很长,典型的是7年到15年。

  麦亨利称,这样的奴隶合同在韩国娱乐圈广泛存在。而且,合同并不会从签约之日起立即生效。年轻人和娱乐经纪签约后,先要做几年练习生,接受培训,而这几年时间并不会算在合约内。

  二、地狱式工作模式:偶像“007” 累着走下去

  练习生从训练营毕业后,以艺人身份出道,开启了更辛苦的人生。

  在韩国,艺人是一份全职工作,尤其是偶像组合中的年轻艺人,几乎没有可自由支配的时间。

  韩国组合JJCC前成员 麦亨利:如果有工作任务,你可能要每天工作24小时,工作7天。举个例子,我工作的时候,每天要早上6点钟起床,必须跑两个小时步,之后去练舞。如果有演出等表演安排,结束后如果时间早,晚上11点我还要继续练舞,直至凌晨1点,然后才能回家,洗澡睡觉。每天我都感觉很累。

  即使是生病、带伤也要坚持训练,完成表演,艺人在舞台上突然晕倒已成常态。

  三、不成正比的付出与回报:公司拿90%,艺人?先还培训费再说

  可能有人会说,当名利双收时,所有这些牺牲和付出都是值得的。但实际上,韩流艺人很少能获得等价回报。

  韩国组合JJCC前成员 麦亨利:公司通常拿90%,艺人拿10%。如果你运气够好,公司拿80%,艺人可以拿到20%。

  由于韩国偶像艺人常常是以组合形式出道,这10%~20%的分成还会继续被分割。

  假设你是一个五人组合的成员,那么,你个人最终就只能拿到占比2%~4%的酬劳,而且还需向经纪公司偿还出道前的培训费。

  换句话说,假如艺人不红,很可能入不敷出,生活艰难。假如艺人红了,由于长达十几年的奴隶合同,实际上也就成了经纪公司的摇钱树。

  四:被迫整容:公司“建议”我整 我就整吧

  整容在韩国娱乐圈已经是家常便饭,自愿整容无可厚非,但有时娱乐公司还会逼迫旗下艺人整容。

 

 

  来自男子组合Super Junior的申东熙曾在一次采访中爆料:“有一天,我们经纪公司的总监建议我应该做双眼皮手术,因为我的眼神令人不舒服,所以我决定听从他的建议。”

  独立艺人黄致列也曾承认在经纪人要求下整了容。他告诉记者:“我对整容没有什么想法,但在我出道之前,我的经纪公司说我们应该整,所以我就整了。”

  五:严控饮食:体重保住了,但我病了

  偶像艺人,外形非常重要。

  除了会要求艺人整容,一些经纪公司还会对旗下的女艺人每周进行体重检查,如果有成员没有保持住公司的规定体重,就会受到惩罚。惩罚举措可能是跳舞、跑步或是禁食。

  严苛的体重控制和巨大的心理压力,导致一些艺人身体出现功能失调。女子组合“Oh My Girl”的成员申惠真和独立歌手李知恩都曾承认,她们分别患有厌食症和贪食症。

  六:网络欺凌:网友不喜欢艺人新形象 就要万人齐骂?

  社交媒体的兴起是使韩流在韩国乃至全球涨粉的重要因素之一。

  韩国娱乐公司充分利用社交媒体平台来传播艺人的作品和活动,鼓励艺人与粉丝间的交流,塑造出艺人的亲和形象,但同时,也使艺人更多暴露在复杂的网络社交环境中,成为网络欺凌的受害者。

  崔雪莉:记者们,请多多疼爱我吧。各位观众,请多多疼爱我吧。

  10月14日去世的崔雪莉,生前就曾是网络欺凌的受害者。

  2015年雪莉退出组合,以演员身份活动后,试图改变以往少女偶像的形象,重塑个人风格。

  她开始在社交媒体上上传一些风格大胆的照片,却遭到许多网友的抨击,被贴上“放飞自我”的标签,而直率的她也会在直播时和网友互怼。

  韩国民众:如果有几百万人不断地批评你、辱骂你,你是很难过上正常的生活。

  韩国文化评论员 金宪植:社交媒体的影响力和人们对它的依赖,已经达到了不仅能将名人置于危险之中,还会将普通民众置于危险之中的程度。

  韩国中央大学媒体学教授 成东奎:(政府)必须积极努力开发一个系统,最大程度地减少社交媒体和门户网站的负面影响。

  10月14日,崔雪莉离世后,有网友在韩国青瓦台公告栏发布了一份请愿书,请求政府制定“雪莉法”——实行网络用户实名制,要求门户网站过滤掉恶意评论。请愿发书布后,截止到11月14日,一个月内共收到超过23000个民众赞同签名。

  水均益:《韩流偶像:流行文化和韩国音乐产业的崛起》一书的合著作者金大勇认为,韩国青年艺人接连离世说明韩国娱乐业普遍存在着一种消极模式。

  那些在镜头前、舞台上,看起来光鲜亮丽的艺人们,私底下却可能正经历着难以言说的困难,但这种反差却得不到社会的同情或理解,甚至可能招来网络暴力的攻击。这是娱乐圈的悲剧,也是人性的悲剧。

  网友评论

 

 

  来源:综合央视新闻客户端、网友评论

  流程编辑:TF017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胡玥姣

相关推荐 换一换
网站地图 500w彩票五分彩 500w彩票福彩3D 快乐彩票香港分分彩
申博客户端下载 菲律宾申博 申博菲律宾太阳城33网 申博客户端下载官网
北京pk10开奖彩票控 2017博彩娱乐网址大全 日本中足球联赛 w88优德备用网址
500w彩票广东11选5 快乐彩票福彩3D 500w彩票分分彩 快乐彩票二分彩
五星彩票江西时时彩 500w彩票排列三 五星彩票广西快十 快乐彩票东京1.5分彩
988XTD.COM 295SUN.COM S6185.COM 88TGP.COM 688BBIN.COM
589sj.com 309SUN.COM 888sbsg.com 520jbs.com 788XTD.COM
67ib.com 899TGP.COM 697SUN.COM 206SUN.COM 989PT.COM
8TFS.COM 797psb.com 8HFS.COM 165sun.com 666TGP.COM